现在是:
 设为首页   加入收藏
 
/images/logo2.jpg
 首页 | 学院概况 | 思政党建 | 总结计划 | 教学管理 | 学工通知公告 | 学习指导 | 学生工作 | 阳明班 | 相关下载 | 创新创业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学习指导>>它山之石>>正文
 
[转载]教育学生培养兴趣 :胡适在台北市中学以上学校校长座谈会上答问
2015-06-11 14:21 教务办 

问:现在一般优秀青年不愿受师范教育,就是受了师范教育的人,也不愿从事教育工作,对这个现象,有什么办法补救?

   答:世界各国一般都有此现象,因为教育界待遇,较之工厂公司及自由职业者要低,国外也如此。专门学师范的人才,常转业到别的方面去,对此我还不知道有何普通的解决方法。美国在战后曾通过一个法律,以保障军人权利,即大战时国家征调的军人,服役完毕后,政府要给他付学费,受四年大学教育。于是投这些退役军人之好,有许多后期预备学校,私立大学和专门职业学校的设立。在我前次回国时,因为有千多万服役军人,享有四年受教育权利——受大学教育,或者补完高中教育,于是大学由六百多个增加到一千多个。地方的职业专科学校也是一样的增多,这样一来,发生师资问题。在战时,又因为各种工厂需要人才,很多人又跑到工厂去做工,以致师资时时感到缺乏。这的确是一普遍问题,我也常常听到他们讨论这个问题。

   记得上海有一年发生过交易所的狂热,一年中产生七十多个证券物品交易所。那时许多中学教员,都放弃学校工作,跑到交易所去,尤其教英文、算学的,这是外面的职业引起他转业,所以有很多学堂受了影响。

   问:现在台湾中等学校情形,大学也不免,就是课程相当繁重。并且要特别注重国文,所以整个时间都被课程占据,除了功课之外,还有两小时用在火车上。学生没有一点时间,让他自己摸索,扩充课外的知识,所以全省有十四万中学生,而几份中学生读物都失败了。学生根本没有时间读课外读物。

   答:也许读物本身要负一点责任,它不能引起学生兴趣。我们做学生时,许多东西先生不许看,自己偷偷的看。关于大学的功课,三十年前我们在北京,就提倡选课制。大学选课制度是让学生减少必修课,增加选修课,让他多暗中摸索一点,扩大其研究兴趣。讲新教育要注重兴趣。所谓兴趣,不是进了学堂就算是最后兴趣。兴趣也要一点一点生长出来,范围一点一点的扩大。比方学音乐,中国的家庭,没有钢琴提琴,就是小孩子有此天才,有此兴趣,没有工具也不行。台湾的中小学教育,设备较大陆完善。如果把必修课时间减少一点,让他们活泼自动的去摸索,以养成兴趣,那么,成绩一定更好些。“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”,教育也是有一种兴趣的。美国对教育兴趣的培养,用许多方法,教育影片是其中的一个。由于电影教育的关系,也可以引起许多人对教育的兴趣。

   现在新教育注重兴趣,我们的中等学校,兴趣范围太窄,应该力求扩大。我对中等教育是外行,不过我是从内地来的,总觉得台湾在三四十年中,打下了一个好的教育基础。日据时代,在别的方面也许是错误的,但是教育基础的确打得不错。我看台湾的小学、中学建筑和设备,都比大陆高明,尤其中等职业学校。我们从前提倡职业教育,这个用手、用脚、用脑的教育虽然提倡过,但结果等于没有。大家都觉得职业教育难办,没有设备、没有机器、没有工厂。所以普通学校特别发达,办普通学校比较容易,政府又没有限制。台湾的情形,则比较好得多。职业学校的基础好,加上我们几年来自己的努力,在这环境之下,的确大有可为。

   问:现在美国男子和女子教育有哪几点不同?

   答:江校长这个问题确考倒了我。在我所读书的学堂,都是男女同学,如康乃尔大学,就是美国第一个男女同学最早的学校。以后哥伦比亚大学,本科只有几百人,分男女两部,而研究院的人比较多,完全男女同学,以我所看见的,看不出有什么大的区别。康乃尔的工学院方面,没有看到女生,其他在家政、护士医学方面女生特别多,很少有男护士。所有各科,都有女学生。在我做学生时,看见学工程的只有一个女的,后来就多了,在美国没有不许女子进去的学校,只有几个女学堂,不许男子进去。

   问:胡先生在回国期间,对“自由中国”有何观感?

   答:我到今天,回国刚一个月,此地朋友待我太好,天天要我用嘴吃饭、喝酒和讲话,就没有用眼睛看,用耳朵听。用眼睛看的只有台大图书馆,甚至师范学院图书馆因为讲演后已经天黑,没有去看。只有在台中看了一天,看过两个电厂,和日月潭的风景,其他什么都没有看见。我回国时间很短,只能说一点普通观感,这个观感超过我没有回国之前的希望。就教育上说,的确超过我当初的希望,现在台湾有百多万学龄儿童,国民学校一年十几万的毕业生,有几万人去受中等教育,一个县份就有几个中学,在我的家乡,到现在,县里还没有一个中学。我此次到过南投、彰化等县,一个县就有八个中学。并且不但中等学校如此,就大学教育,这几年来,也很发达。在日据时代,台湾的大学,只有几百学生,在这几百人之中,台湾籍学生占极少数,现在有一个国立大学,三个省立学院,人数都很多,在受教育的比例上,实在超过我的企望。同时学生也很活泼,我在彰化时,看到一千多学生赶火车,看到我来时,就临时集合在火车站要我说话。在农学院也是如此,大家集合要我说话,所以我看他们活泼,很高兴的和他们谈谈,讲了半点钟的话,觉得他们很活泼,很自由。

   我看台湾的民主政治方面,因为教育发达,各县市民选的县市长和民选县市议会议长、议员,这些民选代表都不错。这几年实行民主政治,有此收效,恐怕是要归功于教育基础。这是我在很短时间内的一个普通粗浅的观察,觉得很满意,至少满意的程度超过我没有来以前的企望,所以我很高兴。诸位先生不要以为我所说的满意,只是恭维,的确我不是恭维,而是没有成见,虚心的看来的结果。

   问:现在美国的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、家庭教育,如何配合?我们总配合不起来。

   答:这个问题太大,我不是专门弄教育的,不学教育的不能答复这个大题目。我觉得这种配合总是不能完全满意。因为年轻的人,进学堂不一定有一定的宗旨。照规矩说,学的东西,不一定是社会或家庭需要的东西,一个学校也不一定为各个学生来适应家庭和社会的需要。总结还是一句话,是注重训练学生本能天才的发展,使他的知识能力有创造性,能应付新的问题,新的环境,我认为一切教育都应该如此,决不能为某种环境、某种家庭,去设想。

   (本文为19521219日胡适在台北市中等以上学校座谈会上的答问,原载19521220日台北《中央日报》)

关闭窗口
当前访问人数: